【杨全与女神探系列】 - 热热色,热热爱,哥哥干,色妹子,sss视频在线,伊人在线大香蕉视频

【杨全与女神探系列】
    (1)
 
  杨全和阿虎跳上街角早已准备好的汽车,一溜烟地开走。驶出几条街之后, 阿虎禁不住拍着方向盘大声欢呼起来,“哟呼,这次少说有700万吧,全哥!” 
  “你小子小点声,看憋死你。”杨全点着一支烟塞到阿虎嘴里。静静的街道 上只有引擎的回响。他掂掂了手里的背包“大面额的居多,应该近千万了。” 
  “精彩啊!全哥,小弟倒不是为这么多钱而高兴,这些年我们已挣了不少, 只是每次行动都这么顺利,玩弄各国警方于股掌之中,实在是痛快!这都是靠全 哥的超级头脑!”阿虎丝毫不掩饰对杨全的崇拜。
 
  “呵…常在河边,小心湿鞋啊,香港这地方龙蛇混杂。而且咱们这次行动, 主要还是为了强手。”杨全欣赏地看着阿虎胳膊上跃动的肌肉,他确实很喜欢这 个年轻人,从他身上可以看到自己前些年的影子。“这次恒金应该还会请余娜来 调查。”
 
  “呼呼,内地要价最高的私人女探!我见过一次那女人,的确很精彩,非常 撩人。”阿虎不禁眉飞色舞,“当然,全哥经常说不可轻敌,余娜的侦探本领也 非常高超,否则不会有那么多高手栽在她手上,这回连强手哥都…”
 
  杨全赞许地微笑着,阿虎毕竟不是光知动拳动脚的无脑之辈。强手是他们初 到香港时结识的黑道朋友,与他们很投契,后因帮派冲突,对手高价请出余娜, 找到了强手做白粉生意的证据。强手被香港警方抓捕,将在3个月之后上庭。 
  “但她似乎只接白道发出的邀请对付黑道的人,为什么还会接恒金的事?” 
  “她原来供职于内地警方,还有些残存的正义感,”杨全淡淡地道,但语气 中带着一些不屑,“她可能还不知道恒金实际上是港九最隐蔽的社团之一”。 
  杨全要阿虎先去缅甸呆两个月,避一下风头,同时也安排他去李将军那里强 化训练一下。“记着别光泡妞,好好练,余娜不好对付。”
 
  “我一个人散散心。你年底回来时用老办法联系我,咱们会会这位女神探, 给强手找点面子回来!”杨全把包扔到后座,扣上安全带,闭起双眼“我有点累 了,稳点开。把伙计们安排好”,“伙计”是指他们的作案工具。
 
                (2)
 
  两个月转眼即逝。
 
  傍晚,虎豹别墅的一个独栋小楼里,余娜正专心致志地研究着桌面上的资料 与图片。恒金集团的案子真的是遇上了对手,作案者留下的踪迹几乎都将追查引 向了错误的方向,显然是高手布局。余娜已经年近三十,仍是单身,成熟的面容 不经意间就显露出妩媚的风姿,更兼高材火爆,乳房高耸,将浅蓝色上装撑得满 满的。
 
  突然房门被打开,一个身材高挑,腿长腰细的美貌少女急步走了进来,“娜 姐,线人传来新消息,有人看到那个中年人在东九龙广场的茶楼出现了!”这是 余娜的助手玉玉,出身江南的武术世家,功夫高超,是她的左膀右臂。
 
  余娜眉尖一挑,从资料中翻出一张照片,看着上面那个已经审视过多遍的男 子,他面色平静,似乎有一点淡淡的笑容,眼中带着思索的神色。她心道“但愿 这次不要又白跑一趟”。二女匆匆出门,从隧道过海,向东九龙出发。
 
               *******
 
  她们已经在那中年男子的另一侧坐了快一小时,看到那人又让服务生加了一 次水,用手机打了个简短的电话,便埋头又聚精会神地看起书来。
 
  “他简直是个河马,喝那么多水都可以的,还不用去洗手间”,玉玉显然是 有点烦了,气咻咻地低声抱怨。
 
  余娜不禁莞尔。甫一进门口,她们就发觉那正是自己苦苦找了两个月的主嫌, 那个看来平平常常,而眼中总是带着思索神情的男子。他身着米色的衬衫,像个 悠闲的白领人士。她轻声道“耐心一些,我们这次定要把住这个线索。他没有选 靠门的位置,应该是没什么戒心。”
 
  她希望抓住机会,一举破获。
 
  这时几个浑身刺青的大汉走旁边经过她们旁边,蹭到了她们的桌子,又借故 言语调戏二女。玉玉脸色一寒,轻叱道:“找死!”余娜并不担心已方会吃亏, 但怕惊动那边的男子,转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个位子赫然已经空了!
 
  “玉玉,走!”余娜已经冲了出去,那人应该是从后堂溜走的,可能还来得 及。这时两个大汉已经随着玉玉闪电般的出脚,抱着腿在地上惨叫了,余下的都 被震在当场不敢再动。
 
  她们从后门抢出街面,却看到远处岔路口有两个同是米色衬衫的男子正在匆 匆地向两个方向走去。余娜不禁犹豫,对手似乎是有所准备,她们如果想确保不 跟丢人,必须要分头追,那就可能被敌人分而击之。
 
  不过犹豫只是一刹那,辛苦了这么些日子绝不能让线索又溜走,何况玉玉的 实力也让她放心。“分头跟吧!但切记安全第一。”二女分左右向目标跟踪而去。 
                ******
 
  玉玉跟的那人脚步很快,穿过几个街区后,突然翻墙进了前面的一座学校。 玉玉毫不迟疑,跟着翻了进去。她知道这是基智中学,对里面的地形也熟悉。晚 上学生都已经放学回家,空荡荡的操场上空无一人,昏暗的月光下,远处的人影 晃了一下,溜进了体操馆。
 
  玉玉闪身而进。
 
  米色衬衫的人已经在前面体操台上站住脚,回过身来嘲弄地望着她。玉玉这 才发现他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瘦削的身体立稳稳地在当地,她立刻知道这是个高 手。这人正是阿虎,在缅甸被原国军的特务科长调教了两月之后,他的功夫更精 进一层。
 
  “强手哥是被你们陷害的吧?小丫头”,阿虎一幅老气横秋的口吻。
 
  “哦,原来你是陈伦强的朋友”玉玉冷然笑道,她不紧不慢地将长发拢起在 脑后成为一束,用腕上的发绳在高处系成一个马尾,更显得英姿飒爽,看得阿虎 眼前一亮。“但愿你的功夫不像他的手下那么差劲!”玉玉说话间已经跳步上前, 长腿飞出。
 
  阿虎抬肘硬挡,全身如遭雷击,后退了一步,脸上不由色变。
 
  杨全已经警告阿虎此女尽得家学,手底极硬,可他还是一个照面就吃了亏。 玉玉的攻势开始像暴风骤雨般向阿虎倾泄过去。阿虎应接不暇,感受到巨大的压 力,只能全取守势,严密地封架,力保不失。
 
  二十余招过去,玉玉缓了一口气,叹道:“你是我这几年遇到的少见高手!” 
  “美女你觉得没有把握胜我吗?”阿虎不由眼中一亮,此女的招术太狠太快, 他已经知道自己无法取胜,连称呼也不由自主地变了。
 
  “错了,我只是为你碰到我而可惜。你的路数我已经摸清,山东冠县正宗查 拳的底子,并且长期在军方受训!”阿虎不禁凛然,她说得完全没错。
 
  掌风再起,玉玉已经变招。“我可以在十招内让你倒在地上!”
 
  她的进招速度更快,阿虎刚挡住前一拳一膝,左肩已被一记高速手刀击中, 痛得像是断了,他立刻后跃,但玉玉像附骨之蛆一样紧贴上来,右肘直击阿虎左 肋,“喝!”
 
  阿虎大惊,这下要是击实,恐怕心脏都要被打爆。忙用双臂封挡,“咣”地 一下,双臂如同被铁锤击中,一股大力冲得他翻到体操台下。他处变不惊,马上 后滚数步,鹞子翻身跃起,咬着牙摆出防守招势。
 
  玉玉不想再拖延下去,她已经看到了阿虎的三处破绽,左腿将在下一刻闪电 击出。
 
                (3)
 
  就在这时,房内的灯突然灭了。
 
  一股清烟“卟”地向玉玉的面门打至,她心念电转,知是江湖上迷烟一类的 东西,忙后空翻,高高跃在空中。身子还未落地,又是一股迷烟打来,这次她不 小心吸入了些,仿佛有股化学制品的味道。玉玉芳心不由一惊。
 
  “阿虎!她中了,拖延一会就会昏过去的”一个沉稳的中年声音说道。 
  玉玉明白今天不幸中了陷阱,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击倒敌人,才可能扭转局 面。黑暗中她在发声的方向辨出一个模糊的身形,不及细想,马上飞鸟一般掠了 过去,虽然迅速却无声无息。
 
  那人却好象看到她的来路,隐没在一只鞍马后面。玉玉在前后紧张地搜寻。 
  突然双腿一紧,玉玉的两只脚踝被一个套索状的东西勒住,再也站不住,倒 在了木地板上。那人奋力拉着套索的另一端,不让玉玉立起身来。玉玉正要抓住 套索时,“全哥拉好她!”阿虎已经手持沙包,杀了回来。
 
  阿虎回归主动,招招进攻,依靠居高临下的优势,抡起沙包频频袭击玉玉的 头部和面门。玉玉此时异常被动,坐起在地上无法有效地使用身法,而且在看到 机会进击时,却总是被杨全将套索一拉,让击向阿虎的招数落在空处。沉重的沙 包一下下地砸在她的臂上,她觉得越挡越吃力。这完全是有败无胜的局面,而且 她知道迷药很快会发作,她觉得手臂已经有些发软,不禁开始暗自发慌。 
  阿虎的攻势更猛,沙包又一个流星赶月,由上向下势如千斤地击在玉玉架起 的双臂上,沙包的巨大冲力让她的全身一阵酸软,随后沙包被阿虎抡转,快速回 旋,她终于没能躲开,被沙包狠狠地击打在酥胸之上。玉玉眼冒金星地倒地。 
  阿虎一脚撩出,将她踢得几个滚,面朝下倒在地上。两个男人飞身重重地压 在她的身上,玉玉出一声痛哼。杨全压住她的双腿,阿虎的膝抵住了玉玉的后腰, 在她双肩上的软筋上大力抓了几下,痛得玉玉上身酸软无力。阿虎乘机将她的双 臂狠狠地扭到手后,现在他可不敢怜香惜“玉”!
 
  杨全麻利地将玉玉的两条长腿抱紧捆好,先捆膝部,然后将她脚踝上的吊环 带解掉,向下缠绑,把两只洁白的脚踝绑紧。在玉玉的双腿失去自由的时候,阿 虎已经将她的双腕交叉捆住。
 
  玉玉刚才被击倒后一阵眩晕,等清醒后双腿双臂已经被捆得动弹不得。二人 在左右分别踩住她的两侧膝窝,抓住肩头和双臂,将她的上身拉起来,按她跪在 地上。玉玉暗叹一口气,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只得任由阿虎的绳 索继续在自己的娇躯上缠绕,将自己越绑越紧。
 
  阿虎发觉玉玉已经放弃了抵抗,不由得心花怒放。他将这美女的双腕在背后 尽量提高,把双腕上的绳索从她左肩拉到身前,吊起双臂,从高耸的双乳间勒过, 从右下方回到身后,缠在玉玉的右肘弯处,而后绳索捆住她的左肘弯,回向身前。 
  玉玉屈辱地跪在地上,被迫接受着敌人变态的捆绑,显得愤愤不已。
 
  杨全帮助阿虎按住玉玉,淡淡说道:“靓妹,你的功夫很不错,可惜江湖经 验多了些,否则不至于失手这么快的。”听着他不以为然的口气,玉玉觉得他把 自己当成了可以轻易拿下的猎物,而让她气恼的是实情确是如此,二人将她生擒 活捉并没有使己方受到损失。
 
  这时她双臂的疼痛已经减轻,身上力气已经基本回复,“放开我!”,不甘 心地挣扎起来。可惜的是现在阿虎对她的捆绑已经实施了大半,玉玉的挣扎只能 让绳索更深地陷入肌肤中,曼妙的身材更好地展现出来,让捆绑者大饱眼福。 
  阿虎继续将绳索由下向上穿过玉玉的胸前,与另一条绳形成了一道醒目的大 叉。绳索从右肩上拉回到身后,再在双腕的绳结上打结,系紧。姑娘的一双玉臂 被高吊着捆在了背后,任凭她的武功再高强,也不可能挣脱了。
 
  杨全已经将一只应急灯扭亮,摆在鞍马上,好欣赏面前美女受绑的画面。 
  “捆好了吧?现在你们想怎么处置我这个女俘虏啊?”出道以来,玉玉还是 第一次被人捆得结结实实。她试了试绳索的牢实程度,感到自己像一只待宰的羔 羊,全无反抗的能力,今后命运只能由别人来决定。但既使失手被擒,她却还是 不肯服输,挑衅地问道。
 
  “着急了?嘿嘿!遇到你这样的美女,身手又这么好,还需再…”玉玉正想 问还需再什么,阿虎用行动回答了她的疑问。
 
  又一条绳索与她腕上的绳结系在一起。这次的绳索横着从身后压过玉玉的左 上臂,绕到玉玉的胸前,狠狠地勒在她的胸脯上。阿虎现在的捆绑速度并不快, 而加大了用绳的力度,让麻绳深深地陷入玉玉乳房上方的皮肉,增加她的痛楚, 似是报复刚才的攻击。
 
  长绳回到美女身后,穿过原来的绳结,阿虎的大手用力将绳反向抽紧,玉玉 痛得“呀”地叫出来。
 
  “怎么,受不了了吗,是否需要松一些?”阿虎嘲笑地说。
 
  “别想让我求饶,你想怎么捆我,就怎么捆吧!”玉玉生性高傲,这次经受 奇耻大辱也绝不肯低头。阿虎当然会满足她的要求,更加大力度,将她的双乳上 下各以三道绳索捆紧。玉玉咬紧牙关,不再出声。
 
  杨全也不禁暗自佩服她的硬气。轻过剧烈的打斗之后,玉玉汗透衣衫,紧身 短衣下的乳房在绳索的捆绑下更高地挺立起来,奶头的形状清晰可见。阿虎的呼 吸渐渐急促。
 
  “想不到你们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暗算人!”玉玉看到阿虎肆无忌惮在她身 上巡视的目光,厌恶地说,“也不敢和本小姐真刀真枪地斗一场!”
 
  “下三滥的手段?你是指那些滑石粉吗?”杨全吐出一个烟圈,缓缓地说。 玉玉不禁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对手并没有真正的迷烟,只是用滑石粉制造出她中 招的假像,以逼她迅速进攻,并在情急之下露出破绽。玉玉明白过来,如果中了 迷烟,她应该早昏过去了。
 
  这都是经验使她很自然地认为,那种情况下喷过来的肯定是迷烟,这也就是 杨全为什么说她“江湖经验多了些”。但现在自己已经身陷重重绳索,一切都太 晚了。
 
  “都二十一世纪了,蛮干是不行的,”杨全像个教训小妹妹的兄长,持烟的 右手点了点自己的脑门,“做事要凭这个”。顿了一下,又说:“阿虎,你也得 记住啊。你看这个小美女功夫一流,但还是敌不过咱们神机妙算哪…”。 
  阿虎显得有点呆若木鸡,恭敬地答道:“是!”玉玉看到敌人神气活现地拿 自己当反面教材,气恼地挣扎起来,但这只是徒劳的,阿虎抓住她脑后的马尾, 压着她保持着跪姿。
 
  “咱们走吧!搞定了楚玉,余娜就简单多了”。楚玉是玉玉的大名。确实, 余娜的本领主要在侦探技能上,是内地私人侦探的佼佼者,但功夫稍弱,绝对不 是阿虎的对手,这些情报杨全已经调查得很清楚。现在他们擒住的玉玉已经从障 碍变成了筹码。
 
  阿虎的目光还是一直盯在玉玉身上。
 
  “阿虎!阿虎?”杨全回头奇怪地看到阿虎的样子“犯什么傻呢你?” 
  “啊…全哥,我…,嘿嘿能不能等等,我想,我想占有这个美女的身体!” 阿虎惊醒过来,大声地说,玉玉大惊。杨全不禁皱起了眉。
 
  “回去不行吗?连一会也不能等?”
 
  “一会也不能等!”
 
  “呵呵,你他妈的发晕了是不是,很少见你对女孩子这样动心的啊。而且你 不是从不欺负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吗?”杨全笑骂道。阿虎是他从十三岁时带起来 的,现在已经近十年了,从一个瘦弱的男孩长成了大小伙子。虽然野气十足但高 大英俊,很有女人缘,从来都是美女主动来找他的,而他却不一定看得上眼。 
  “…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想现在要她!”,阿虎的眼中喷出火来,玉玉吓 得花容失色,心想本小姐还是处子之身,难道要交在这个可惜的家伙手里?虽然 他确实是个美男子。
 
  杨全无奈地说“好吧,别太久了”走到远处,找了个体操垫躺下,双手枕着 头放松着身体,刚才他也搞得很累。如果正面相争,他和阿虎两个人加在一起也 绝不是玉玉的对手。
 
  阿虎的大手一下抓住了勒在玉玉胸前的绳索,将她仰面按倒在地上。
 
  玉玉惊呼一声,阿虎细长有力的手指已经将她的紧身衣撕碎,一对C杯以上 的玉乳弹了出来,阿虎贪婪地舔吸粉红色的乳头和乳晕。旋即又将自己的上衣扒 掉,结实的胸肌压在玉玉的胸脯上,痛吻她的双唇。
 
  玉玉慌乱地摆头,但被阿虎将头紧紧按牢,香唇被阿虎的大嘴吻住,一种从 未体会的感觉占据了她的大脑,并像电流一样穿过整个身体。她一下昏昏沉沉地, 身子软了下来,象面条一样瘫在阿虎怀中。
 
  残存的理智提醒她不能放弃,她试着扭动双臂时,全身的绳索却让她了解到 自己无助的境地。失去了初吻,她绝望地想“我的童贞也会如此失去吗?” 
  阿虎已经将玉玉的双腿放开,重新把每条腿的大小腿分别叠在一起绑好,这 样既使美女无力反抗,也能让她的仙女洞完全暴露无遗。
 
  在阿虎的继续进攻下,玉玉已经完全赤裸。
 
  “嘿嘿,美女,下面已经这么湿了啊”阿虎摸着玉玉的洞口,惊喜地叫到。 玉玉羞红了脸,紧闭着眼睛将头侧到一旁。双臂被绑加上情欲高涨,她已经完全 放弃了抵抗,只希望阿虎能够温柔一些,不让她的初夜过于痛楚。
 
  终于,下身一胀,一支火热的肉棒进入了她的身体,玉玉感觉自己被瞬间点 燃,全身一阵颤抖。阿虎发出一声舒适的叹息,又有些像野兽的低嚎。他开始疯 狂地抽送,两人的温度更迅速直升。
 
  玉玉的下身开始时有些痛楚,但渐渐被麻胀的感觉所替代。时间久了之后, 随着阿虎对自己的侵犯,一股暖流从那里蔓延开来,传遍了全身,让她情不自禁 地淫叫起来。阿虎精神大振,腰部力挺,枪枪有力,刺激得玉玉舒服至死,开始 不由自主地配合起他的动作。
 
  玉玉不禁想起以前看过一部女侠片,女主角中计被马贼擒住,五花大绑地让 寨主强奸,她脸红心跳地看完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现在她觉得自己就是那 个落难的侠女,被强盗操得死去活来,无情的绳索紧紧地束缚着,无法尽情地用 动作去迎接肉体的欢愉,只能像蛇一样在恶人身下扭动,但这种感觉更令她心动。 羞耻和快感交织在一起,将她送上了巅峰。
 
  阿虎也在这一刻射了,玉玉感到他的肉棒猛然胀大,然后激烈地抽动,热流 撞击着自己的子宫口,仿佛又直冲到自己的头顶,她难过得想狂抓头发,但绳捆 索绑不可能办到,这种感觉的强烈刺激几乎使她晕去。
 
  阿虎筋疲力尽,瘫倒在旁边的地上。玉玉喘了一会气,艰难地翻身俯卧,双 腿跪着抬起身子,低头望着这个夺去自己处女清白的壮健男人,感到爱恨交加。 
  远处的杨全已经发出响亮的鼾声。
 
  良久,阿虎清醒过来,翻起身,看到自己终生难忘的一幕。
 
  身边武功高强的美女娇喘吁吁地跪在那里,雪白的肌肤上布满汗水,全身被 紧紧捆绑,绳索因为吃水更深深地陷进了肉里,让她的惊人武功无法施展。不知 不觉阿虎的肉棒又立了起来,玉玉立刻发觉,吓得“啊”一声大叫。
 
  她又被阿虎山一样的身躯压倒。
 
               *******
 
  两人带着玉玉离开基智中学时,天已经微微亮了。
 
  阿虎在副座上打着哈欠,一脸满足的傻笑。杨全拿左手拍了他的脑袋一下: “这姑娘是个处女!”阿虎一愣,回头望望瘫倒在后座的玉玉。
 
  那尤物仍光着身子被五花大绑着,小嘴被她自己的内裤堵得严严实实。经过 一夜非人的折磨,筋疲力尽,已经沉沉睡去。
 
  “全哥,你说怎么办?现在用她来对付余娜,我都有点不忍心了。”
 
  “她和我们呆些日子,这倒不是问题。我们也不会伤害她”杨全补充道, “顶多是让你多操几次呗!她练武的身子,这点小事经得住!”过了一会,他又 道:“算了,现在也想不了太多。走一步看一步吧,先把强手弄出来再说。”